不知名的小提琴家

最近收到一封轉寄,是一個有趣的故事。2007年1月的一個早晨,在華府的地鐵站來了一個人,他拿起一把小提琴開始演奏巴哈的曲目,就像一般街頭藝人一樣,隨興的、自在的彈奏了45分鐘。這段時間內,約有2000人左右經過地鐵站,多半是在往上班的途中。一開始,過了4分鐘,有一名中年男子注意到有一個人在這裡拉小提琴,他放慢腳步,聽了幾秒鐘,然後急急忙忙地走了。又過了4分鐘,這位拉小提琴的人拿到了第一筆小費,是一位婦人丟的一塊錢,是他今天的第一次,然而婦人連停都沒停下來就走了。6分鐘後,一個年輕人靠著牆聽了一會兒,看了看錶,又匆忙地走了。又過了10分鐘,一個三歲小男孩停下來,但是他媽媽一直催促他快點走,小男孩還不時一直回頭看。在這45分鐘內,有許多小孩都像這個小男生一樣,停了下來,但也毫無例外的都被他們的爸媽催促著快點走。這位演奏家持續地演奏了45分鐘,總共大約有6個人停駐欣賞了一會兒,20個人給小費但腳步絲毫沒有停歇,演奏家總共收到$32的小費。一小時過去了,演奏家也走了,沒有人注意,也沒有掌聲。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其實是一個實驗,由華聖頓郵報所進行的「人的認知、品味和優先序」的實驗,這位演奏家其實是相當知名的小提琴家 (Joshua Bell),他的琴是一把非常好的琴,他二天前才在波士頓開演奏會,賣座一空,平均一張票要$100。有趣的是,同樣的人、同樣的音樂,在普通的場合是不是就聽不出了?或者說,我們去聽演奏會,是真的單純去欣賞那音樂的美,還是因為「別人說他很有名」「票很貴,應該不差」「大家都去」才去的呢?如果沒有華麗的包裝,我們能平平實實的看出、聽出一個人的真材實料嗎?我們能發掘不知名、但有潛力的人嗎?梵谷在世時,我們會買他的畫嗎?

從另一個角度來講,每天匆匆忙忙地過,是不是錯過了很多東西呢?

A Passing Glimpse
By Robert Frost

I often see flowers from a passing car
That are gone before I can tell what they are.

I want to get out of the train and go back
To see what they were beside the track.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雜文散記 and tagged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