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畫書的創作大師

五味太郎是兒童圖畫書界的創作大師,由於家有小孩的關係,我對他的作品並不陌生,其中一本知名的作品,「鱷魚怕怕牙醫怕怕」一書,故事講的是一隻鱷魚牙痛去看牙醫,就像小朋友害怕看牙醫一樣,鱷魚非常的害怕,然而醫生要幫張著大嘴的鱷魚看牙,也非常害怕,彼此心裡都想「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啊」。

最近看到他的一場論壇摘要,談他的創作經驗,很值得參考。

1. 五味先生認為找到和自己創作氣味相投的畫材非常重要。就像做研究,找到自己有興趣的題目也很重要,有興趣,才會想深入去探索。

2. 五味先生創作書時,通常不先設定結局,通常也不打草稿,不做一次又一次的修改,他的作品是一氣呵成的,他自稱下功夫的地方就在於努力維持感覺的流暢。當然,做研究是知道結局的,也需要打草稿,但在寫論文的時候,也是需要維持邏輯性的流暢,畢竟文章的流暢度 (fluidity) 是很重要的。我有一個習慣,就是在以英文寫作前,會盡量先花一段時間只讀英文的文章(當然不是每次都做得到),例如雜誌、電子報、書等,目的是讓自己進入英文語感的流暢,這是因應中英文在腦中混雜相處所發展出的方法。我發現這樣做可以幫助我減少寫出中式英文的句子,畢竟,寫英文文章的時候,必須要用英文思考,用中文思考再逐句翻譯是很難寫得好的。

3. 五味先生的作品以獨樹一幟的極簡風格著稱,他說「有沒有都沒關係的東西就不需要」,創作時,善於把多餘不必要的東西排除掉,他說「省略是為了強調、突顯其他的東西而省略」。五味先生顯然非常有禪的概念,就是簡單,真正好(美)的東西都是很簡單的,就像大自然的定律一樣。研究上也有類似的地方,在寫一篇論文時,如果多加一個東西,除了增加頁數外對整篇論文沒有加分,那不如不放。如果一個句子,有一種寫法,加了幾個字,又是另一種寫法,似乎也很通順,可加可不加的時候,不如就不加。以前我寫過一篇期刊論文,一位審稿者就說寫得太冗長了 (verbose),重覆地敘述一個重點,後來我就做了大幅的修改。

4. 現場有人問五味先生「會不會有靈感枯竭、江郎才盡的問題」,他說他不怎麼多想事情,也不讀很多書,所以腦子和身體總是清清爽爽的,隨時可吸收新的事物。他認為老是在讀書,腦子會被塞得滿滿的,腦中充滿想法和所謂有用的材料,看起來很豐富,對創作而言其實並不好。有的人做研究,看了很多的論文,但腦中都是別人的想法,自己沒有想法,看起來懂很多,但是對創作來說並不好。而完全不看論文的話,就像閉門造車一樣,也是不行的。所以要取得一個平衡,那個平衡點在那?就因人而異了,經驗多了,就慢慢能掌握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學研究, 開卷有益 and tagged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