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士頓的屋友

在波士頓 (Boston) 的時候,待的是短期,房子其實不好找,必須找不需簽一年約,而且能接受住幾個月就搬走的。在租屋的網站,列出幾個選擇,打了幾通電話,有一間是屋主自己住,將其中一間房間出租,她說短期OK,但由於將住在同一個屋簷下,她希望能親自見面聊聊再決定,我表達從洛杉磯專程飛一趟波士頓的難處(我希望在真正出發前就將住處找好),她也理解,就說需要幾天考慮,也許是再看看是否有其他有興趣的房客吧。電話中,我提到我有在打坐,她說她在學中醫,我說我對中醫也很有興趣,或許之後她決定把房間租給我,就是從言談與嗜好判斷這個人應該不會太壞吧,但無論如何這個決定在當時對於雙方多少都有賭注的成份。

二個禮拜後,我到了波士頓,已經是晚上,初次見面,她問我是否吃過晚餐,她有一些現成的烤雞可以吃。然後她帶我到我的房間,二樓有二個房間,一間是有衛浴的套房,另一間是雅房,她留給我的是套房,她自己住雅房,並用一樓的衛浴。房間不大,但一個人住剛好,屋頂是斜坡狀的,從外面看是尖的,有一個天窗,一間小巧的衛浴,一張桌子和一個雙人床,配合斜坡狀的屋頂,不需要很大的垂直空間的擺設就放在兩邊,例如床和馬桶(一個用躺的,一個用坐的),房間雖不大卻五臟俱全。我很喜歡那個天窗,有住小木屋的感覺,冬天關著,夏天可以打開散熱。隔天一早,溫暖的陽光(難得!)從天窗照進來:

在那張桌子前,我工作、寫部落格、上網、看書,就這樣過了充實的七個月。

由於我的屋友正在當地一所學校學中醫,我跟她借了一些中醫的書來看,有概論的書,也有教科書,都是英文的,我很讚嘆作者能把不容易說清楚的東西講得有條不紊,我也看過一些中文書,多半比較偏哲學、易學,雖也很有趣但需要去體悟言外之意,或許這就是中英文的差別吧。

有時候她也在家幫朋友針灸,雖然那時候她還沒有拿到執照(現在她已是麻州有照的針灸師了),但是朋友無所謂嘛,有時候灸得屋子煙霧迷漫,她有先徵詢過我,我說我不介意。現在知道,如果手腳冰冷的人,常常灸一些穴道(例如關元)應該是不錯的。

她在屋裡還養了二隻貓,一隻不太理人,經常窩在一個角落,另一隻非常熱情又黏人,如果你摸牠的毛,牠會扭來扭去一副很陶醉的樣子。牠們是屋主最好的伙伴,也帶給我很大的快樂。

我的屋友是一位49歲的美國人,半工半讀念中醫學校,她孜孜不倦的精神很值得學習,也證明了只要有興趣有熱忱,學習永遠不嫌晚。我們仍有聯絡,現在她已經是當地的一個專業針灸師,很祝福她,也樂見有愈來愈多的西方人對東方的中醫、瑜珈、禪等等有興趣,我相信即便只是將中醫養生的概念發揚光大,都必然可為社會省下可觀的醫療成本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雜文散記 and tagged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