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養,無所不在

李偉文是一個擁有多重身份的人,二個女兒的父親、牙醫師、作家、荒野保護協會的創辦人、環保志工等,結合「父親」與「作家」的身份,他寫過幾本暢銷的親子教育的書,例如「教養可以這麼浪漫」,「閱讀是最浪漫的教養:AB寶的親子交換日記」,以及這本 2011 年的新作「教養,無所不在」。

在這本書裡,作者分享他十多年來的教養心得,其中「建立孩子面對未來的能力」是許多現代父母最關心也最焦慮的課題,我想特別在這裡提出來分享這個章節,因為作者的觀念非常值得現代的父母參考。

在「如何讓孩子具有國際觀」一篇裡,作者說:

我認為所謂「國際觀」,並不是讓孩子認識幾個國外著名的景觀或建築物,也不是參加一些夏令營,和國外的孩子一起在營隊裡玩遊戲,或者一大群台灣去的孩子到國外教室上幾堂英文課,就能有更開闊的視野。

國際觀也不只是知識上對外國的首都、物產、人口如數家珍,甚至即便讓孩子讀著與外國學生一樣的教材,也不見得孩子就能具備國際視野。

在國際觀的培養上,我覺得最便宜也最有效果的方法,是挑選適當的影片和紀錄片與孩子一起觀賞。從各國影片的欣賞中,自然而然讓孩子們看到不同地區的環境、不同民族的文化習慣,還有不同國家的孩子們所面對的不同問題。這樣才有機會體會其他國家孩子的想法,像這樣知道別人怎麼想,也能瞭解他們為什麼會這麼想,才是真正的國際視野。

國際觀是現代父母非常重視的一環,但是一般在台灣所講的國際觀,往往把它狹義的定義在英語能力上。事實上,一個外語的學習必須了解語言背後的民族性、文化和思惟,因此把「語言」、「民族性」、「文化」、「思惟」等等加總起來的知識、生命經驗和情感的連結,才能算是國際觀。因此,一個到過十五個國家的人並不一定有國際觀,因為如果到一個國家只是走馬看花、到此一遊,甚至機場過境也把數字加一,還不如用同樣的時間,在一個國家住個二三年,深入當地的生活,或許會更有國際觀也不一定。

在「從社團獲得未來關鍵的能力」一篇裡:

在全世界高等教育人才大量膨脹下,擁有亮麗學歷與證照的人,已經滿街都是。以為有好學歷就可以獲得好工作做到退休,這樣的時代早已過去。

時代變動超快速,我們的孩子必須習慣「在模糊中前進,在不確定中下決定」。換句話說,若在求學過程中養成只會背標準答案,只會快速填寫答案,卻不會思考,也不懂思考,更不能體會在多元的世界中,原來只有不同的立場,不同的觀點,而沒有絕對不變的答案,像這種只會考高分的人,也許反而欠缺未來最需要的想像力與創造力。

偏偏這些未來最重要的關鍵能力,比如懂得思考,具有想像力與創造力的多元觀點,溫暖體貼且懂得傾聽與表達的團隊合作能力,在不確定中前進的勇氣與韌性等素質,在目前台灣的教育體制與考試壓力下,是不可能養成的。

前幾天我和太太路過一個地方,看到騎樓下大排長龍,而且排隊的人不是站著,而是坐在涼椅上、教室桌椅上,甚至躺在睡袋裡排隊,一問之下,原來是樓上的補習班下學期要登記劃位,排隊是為了搶名師班上的好位子,有些人甚至好幾天前就來排了,就睡在這裡。台灣教改的本意,是減輕學生的升學壓力,打破一味追求考試高分的迷思,可是顯然多年來的努力並不是很成功,而無法成功的最根本原因,就是家長仍然認為掌握了現在的成績優勢,就可以贏得未來的競爭,簡單的說,就是「政策有鬆綁,觀念沒有鬆綁」。舉例來說,十二年國教開始,免試入學的成績採計會納入學生的才藝競賽、品德表現、健體、藝文、服務表現、體適能等綜合表現,看起來似乎在五育均衡之下,智育的考試壓力應該可減輕,同時有特殊才華的學生也能更有發揮的空間,這當然是教育政策的本意。問題是,如果家長這麼想「既然才藝要列入成績採計,那我的孩子當然不能放掉這一塊,畢竟要算成績的啊!」結果每個孩子都被弄成了有「特殊才藝」的孩子,要怎麼弄?當然是補習,結果變成科科都要補,連才藝都要補,壓力不減反增。更糟的是,才藝本來是一種生活的調劑、一個興趣,有採計成績的壓力,學習如何能有趣?最糟的是,孩子也許並不喜歡這個才藝,只是被迫學習而已,以後長大了,不需要升學了,會用什麼態度去面對他的才藝?是享受還是厭惡?不要忘了,抹殺孩子的自信與熱忱是最可怕的一件事。

作者的彌補之道,是讓孩子參加社團,在這些許多人認為無益、浪費時間的「課外」活動上,反而孩子學到了未來最重要的關鍵能力。

在「念書不是為了考試,而是為了未來的選擇」一篇裡:

生活在台灣,我們從小就被師長耳提面命:「認真讀書,成績好才有機會考上好學校,考上好學校讀好科系,才能找到好工作。」我們以為往後一輩子的工作是否幸福快樂,全繫於大學學測或指考的成績,花費所有時間在準備考試的科目,其實世界上有很多國家,並不是都像我們這樣。

課本或考試的知識,只是所有的「能力」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,在全球化競爭及知識產出如此快速的時代,進大學所學的任何知識,恐怕一畢業,就會被淘汰;未來在職業場上謀生所需的工具或技能,恐怕現在都尚未出現,顯然我們沒有辦法「學」現在還「不存在」的東西,因此學習應該不再是「個別知識」的背誦,必須調整成最基本能力的養成、個人素養與求學態度的建立。

在「想像力與創造力的根源」一篇裡:

台灣考試制度的最大毛病,就是把人教會,卻也把人教不敢了—不敢去想像,不敢「浪費時間」胡思亂想與嘗試各種不同的可能性。未來的世界需要有創造力與想像力的人,單單背誦考試能得高分的既成知識,對未來職場的高度競爭一點幫助也沒有。由於知識不斷在產出更新,你能獲得的既存知識,別人一樣也可以獲得,愛因斯坦在數十年前就說:「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,知識會受限,想像力卻可以包含全世界。」

家長與老師想要培養孩子的想像力與創造力,一個最有效且具體可操作的方法,就是想辦法讓孩子敢發問(這是態度),而且能提出好問題(這是能力)。讓孩子有能力提出好問題,在現今的台灣教育體制下,不管是在教室或家庭生活中,是不被鼓勵的。雖然理論上,老師知道要鼓勵學生多發問,但是孩子如果真的敢在課堂上不斷發問,相信很快就會變成老師眼中的「問題學生」,經常會被請到辦公室開導。家長往往也沒有時間好好引導與回應孩子的問題,通常會為了節省時間而快快地給出標準答案。

回想自己國高中所背誦的知識,例如地理課,某某省的物產有那些、某某鐵路有多長,嚴格的要求細節不能出錯(1300公里可不能在考試寫成1200公里啊!),現在看來不但連「既成知識」都談不上,根本就是「過時知識」,毫無用處。如果同樣是地理課,卻啟發了孩子對探索世界的好奇心,未來親自去當地體驗,把書本的知識化成生命的經驗與感動,那就很有用處了。一個是死的,一個是活的;一個是學習的終點,一個是學習的起點。

回想過去的求學過程,如果要考高分,最好的策略就是不要花時間去探索新的算法或解法,而是把所謂標準、已知的做法弄得滾瓜爛熟,然後把探索的時間平均分配給各個科目,這樣雖然不會某個科目特別的強,但是加總後的分數卻是最高的(在考試制度下,一個科目再鑽研,也不可能分數破錶啊!)。這種因應考試制度而生的投機方法,不但大大的扼殺了想像力與創造力,還造就了一個所謂均衡卻沒有一個特殊專長的人,看似數學不錯,念數學系也不會特別突出,看似物理不錯,念物理系也不會特別突出,看似國文不錯,念中文系也不會特別突出。簡單的說,一個本來可能某方面很有天份和興趣的人,被磨成一個平庸的人。雖然廣泛涉獵以及培養專業以外的素養是重要的,但是考試制度下所創造的「均衡」,由於是被迫的,不但培養不出多方學習的熱情,更無法拓展生命的廣度與深度。

所有關心台灣教育的家長,建議您可以找這本「教養,無所不在」來看。我相信很多家長已經看過了,因為我在圖書館預約的順位,居然排到第一百三十幾個!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百年樹人, 開卷有益, 親子生活 and tagged , ,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