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笑曲線

上個月有幸聽到施振榮董事長的演講,他提到他在 1992 年提出的「微笑曲線」,過去是施振榮的微笑曲線理論,現在已是全球企業經營策略的基本常識。微笑曲線看起來像這樣(來源:維基百科):

這個曲線的含意是,一個企業如果以組裝、製造為主,以降低成本、增加效率為獲利模式,那麼是落在曲線中獲利的低位。一個企業如果想要創造更高的獲利,必須往曲線二端移動,也就是投資研發,以技術的掌握提升附加價值,或是打造品牌、提升服務,創造另一個不易取代的價值。

施董事長也提到,台灣的企業過去正是落在曲線的低點,靠著薄利多銷,靠著效率與拼勁維持競爭力。但是時代在變,過去的這種成功模式在現今全球化之下,已經不適用了,不但企業必須要轉型,所謂人才的定義也必須改變,所謂人才,不再只是肯苦幹實幹、認真就足夠了,他還必須能創造較高的附加價值。

過去台灣以製造為主的模式,除了有時代的需要和意義之外,我認為也跟教育的方式有關。如果教育的方式著重在知識的背誦與熟練,強調在考試極短的時間內,要做得快也要做得對,至於有沒有深入理解,會不會主動學習,不是重點,這樣的思惟,基本上就傾向於教出很會製造、製造得很快的人。

如果說,教育的方式不是寫一次次的測驗卷,一次次重覆的練習,而是著重主動思考學習的寫報告、做專題、課堂討論(許多國家就是這樣的模式),就很可能培養出喜歡思考、富有創意的人,未來要找微笑曲線二端的人才,或許就比較輕而易舉。

也就是說,未來企業要往曲線二端邁進,所需要的人才和觀念,跟教育有絕對的關係。教育不能只重視寫考卷的「快」,還必須重視「慢」,除了要學生計算題做得快狠準,也必須給學生證明題摸索、繞遠路、甚至走錯路的時間。附加價值高的東西,往往需要沉澱、醞釀、思考、成型,不可能天天有產出的,教育必須讓學生經歷這樣的過程,並讓這樣的過程成為慣性。

教育不能只看短,機械式的操作,一天寫四五張考卷,看起來似乎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完成了很多事,反之,寫一篇偉人的傳記報告,抒發自己的感想與啟發,卻非一天二天內可以完成。後者表面上看起來不是天天有產出,但是它的過程是主動思考、學習、動腦的過程,同時,也沒有標準答案。我們必須了解:1) 重覆性的事情做起來一定是快的,動腦筋的事情做起來一定是慢的,所有附加價值高的東西,都一定是動腦筋後的產物,都不是一咬牙、拼了、熬夜就會有的。2) 人生中所有值得做的事,都是沒有標準答案的。

從小教育對一個人所造成的思惟與行為的慣性,影響是非常深遠的,小時候不被鼓勵自己動腦筋,長大也不會喜歡動腦筋。雖然成年後,因工作需要,再培養需要的能力是可以的、也是必要的,但是許多習慣,從小固定了,長大就不易改,真的想做,效果也不好。

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女士曾經分享一個真實的故事,正呼應了教育不能只求快、不能只看短:

有個孩子曾在課堂上(在為準國中生設計的營隊中,有一堂課是「突然看見自我」)和我討論「一個自己覺得有、但別人都看不出來的特質」,這孩子寫的是「我可以思考並將問題解決,但是爸爸媽媽不知道」,我請他猜猜為什麼,孩子笑了說:「因為每次他都盯在我面前說快快快快寫… 我都來不及想!」聽小孩學媽媽的口氣,我忍不住笑了,並問:「那你什麼時候知道你可以想?」小孩本來跟著我一起笑而上揚的嘴角略略放平了,但仍淺淺地笑著說:「爸爸媽媽不在我旁邊的時候。」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百年樹人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