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出好小孩

每個家長都希望教出具備各種好的特質的小孩,就拿「禮貌」來說吧,哪個家長不希望自己的小孩有禮貌呢?但是要怎麼教,才能教出有禮貌的小孩?

我認為要教小孩「有禮貌」,基本上有二種方法,姑且稱之為「直接告知法」和「間接化育法」。第一種方法,就是直接跟小孩說「當阿姨拿東西給你,要說謝謝,好,讓我們來練習一次」。坊間不少知名的幼兒教材就是根據這樣的方法,假藉書裡的人物或玩偶在刻意創造的情境下不斷地演練「禮貌方程式」。

第二種方法,父母不打算告訴小孩要做什麼,而是搬來一大堆的繪本讀物,只講故事給孩子聽。在一本繪本裡,公車司機在發車前告訴乘客「讓大家久等了,我們即將發車」;當公車在醫院前面停下來,有行動不便的乘客上車,其他人馬上幫忙攙扶到他的座位;有老奶奶要上車了,司機先生說「上車時請留意你的腳步,慢慢來」;有乘客下車卻把東西留在車上了,司機先生趕緊跑下車「等一等,先生,你忘了你的東西」,忘記東西的乘客說「啊,真是謝謝你」。說故事的父母一句「禮貌」也沒說,但是透過一篇篇趣味盎然的故事,說了。

第一種方法,幼兒是被動的被灌輸禮貌的知識,懂不懂它真正的涵義,懂不懂怎麼在生活中應用,有沒有發自內心想做,不知道。制式的教導缺乏情境與上下文 (context),是被莫名其妙的硬塞父母欲給予的觀念,更重要的是,它不有趣。小孩子都喜歡有趣,只有把學習弄得有趣,效果才會好。第二種方法,幼兒是在享受故事書的內容,一本他喜歡的故事書可以百看不厭,而「禮貌」在故事中有了上下文,在潛移默化下,幼兒學會了抽象的「禮貌」,而且深植內心。

所有教養專家都不會否定「父母身教」的重要性,而身教也是屬於「間接化育法」。

如果反覆地強化操作能教出更出色的孩子,那也無可厚非,可是氣人的是,人家不但學習地比較快樂,效果也比較好。這就好像要教小孩子數學,你可以死板板的要他不斷地演練、計算,學習所謂的算術技巧,然後把他的數學胃口一步步敗壞,你也可以設計遊戲跟他玩,跟他下棋、玩魔術方塊、玩撲克牌、雜耍,如果他喜歡這個遊戲,他也會愛上這些遊戲背後美妙的數學,發現原來數學這麼有趣。

或許是「間接化育法」感覺上「都沒學到什麼東西」,焦慮的家長寧願採取比較「看得到結果」的「直接告知法」。又或許是家長自己也是受「直接告知法」的教育長大的,即便認同「間接化育法」,也不知道該怎麼教。台灣的教育改革,一直面臨類似的情況,一方面仍跳不出不斷地考試、測驗、評量的方法,因為比較看得到結果;另一方面有理想的老師,想帶動較活潑的教學,實行類似西方的課堂討論、做報告等,又因自己不是受這樣教育長大的,不曉得該怎麼帶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百年樹人, 親子生活 and tagged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