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美國教室裡2

坐在美國教室裡,一般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語言問題,你聽得懂老師說什麼嗎?聽得懂同學問的問題嗎?事實上,這或許並不如想像中的那麼難。過去在我們學校,理工科系的上課方式多半是老師一面講一面寫,「講」和「寫」各佔了一半的比重,所以即使聽不懂或漏聽了,看看老師在草稿紙上寫的數學式或是畫的圖,大概也不影響內容的理解。上課的過程,有一台攝影機對著草稿紙錄影,當然也把老師的聲音錄進去,錄影的檔案課後可以提供沒來上課但有註冊的學生在任何時間觀看,有來上課的學生也可再複習一次。老師的草稿的電子檔也提供下載,所以也省了「聽寫」(一面聽一面抄寫)的功夫。況且大部分的老師都口齒清晰、條理分明,內容用詞也圍繞在技術用語 (technical terms),因此要聽懂並不難。

當然,不同的專業所需要的語言門檻也不一樣,有些科系,例如哲學系、戲劇系等,語言門檻就比較高了,不但課堂的討論比較頻繁,時常要繳交的報告也相當需要寫得好又寫得快的寫作能力。就我觀察,一開始雖然辛苦,但經過磨練後,普遍聽說讀寫的程度都比理工科系要好。

剛到學校的留學生,如果語言程度不夠,系上可能會要求修習學校開給外籍生的英文課,當然學費自理。老婆修過一門寫作課,收穫頗豐,但也有其他的課,例如口語課,倒像是趕鴨子上架的強迫練習,如果之後又沒有自己持續創造環境的話,很快的東西就還給老師了。

說到口語課,除了正式的學分課程,也有一些非正式的練習場合。例如,學校提供國內大學生打工機會,工作就是去跟外籍生聊天,一個大學生對幾個留學生,天南地北的閒扯,反正聊什麼不重要,重點是練習口語,所以如果真的有興趣去,就想想最近什麼電影很好看,又為什麼很好看等等,去講給大家聽。有的大學生比較會帶,氣氛會比較熱烈,否則大家彼此不認識,也不知道要聊什麼。還有一種是提供給眷屬上的外語課,以女生參與居多(例如先生在學校念書,太太跟來美國),基本上也是沒什麼壓力的純聊天性質。這些機會我們都參與過,但隨著時間以及課業的忙碌,以及新鮮感的消退,漸漸地就沒去了。

學校的外籍生如果要當助教 (TA),依規定也要通過口語的考試,確認你的口語能力足以教課。有一次,我以為自己不久可能要當 TA 了(雖然後來也沒當成),就去考了這個考試,後來也通過了。考試內容是把自己當成一名 TA,選一個自己專業內的主題,試著講解給充當學生的主考官聽,主考官也會問問題,如果他們覺得你講得條理清楚,問題也回答得讓人聽得懂,那差不多就符合資格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雜文散記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