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國實習日誌

我在美國實習的時候,每天的日子過得非常充實,到底我的一天是怎麼過的呢?

每天一早起床,到廚房自製簡單的早餐,最常做的,就是二片土司夾火腿、起司、生菜的三明治。吃完早餐,走 25 分鐘的路到公司,開始一天的工作。實習生的工作跟研究室的工作差不多,就是看看論文、寫寫程式、做做研究,都是窩在電腦前可以做的事,沒什麼特別的。每個禮拜有一天的早上是組內開會,公司的研究員報告出外開會的心得、新的研究方向,或是簡報最近的研究成果,實習生也會報告一個禮拜來的進度,大家互相交流。會議的氣氛是輕鬆的,在這個文化裡,大家不習慣嚴肅的、由上對下的開會,相反地,階級已不那麼明顯,頭銜也已是次要,在玩笑中,大家表達了自己的看法,也享受研究會議中腦力激盪的過程。

中午吃飯時間(事實上,這裡的「用餐時間」不像華人那麼明確),可以看到二種極端,有吃個生菜沙拉、甚至花生醬三明治就解決的,也有吃飯配好幾道菜、生怕下午餓肚子的。通常在華人的觀念裡,餐餐不可忽視,因此多半屬於後者。於是,幾個華人實習生相邀一起去買比較「像樣」的午餐,對面的中餐廳就是常常光顧的對象。或者,走一小段路到 MIT(麻省理工學院)的餐廳,六塊錢就有大塊的鮭魚,相當划算。MIT 校園附近也有許多流動的餐車,販賣平價的便當,我們也常常買了便當帶回去吃。後來有一段時間,連走這段路都懶了,直接從公司打電話給對面的中餐廳訂便當,再走幾步路去拿,而每次要算錢找錢也麻煩,乾脆用記帳的方式,隔一陣子再彼此結清。

還記得一開始去餐車買便當,是冬天的時候,即使是一小段路,一樣要毛帽圍巾雪衣樣樣都來,但是人可以全副武裝,便當怎麼辦呢?有的人回公司後會再用微波爐加熱一下,而我比較懶,拿了便當後把塑膠袋勒緊,期望塑膠袋的保溫效果把飯菜的熱封在裡面。

每個禮拜有一天的下午是點心時間,助理會準備點心水果,大家自由享用、自由參與,可以一面吃一面跟旁邊的人聊天,也可以拿回坐位上吃。而實習生人多勢眾,總是一群人圍在一起,如果發現有誰忘了今天的點心時間,還會彼此提醒。

晚上下班了,再走 25 分鐘回家,如果中午的便當沒吃完,晚上就回家煮麵配剩菜,否則就在路過的餐廳吃。我時常光顧一家沿路的泰國菜,吃到老闆都認識,當我要離開這個城市的時候,特別去打了個招呼,老闆娘送我一罐飲料,祝我一切順利,我也才知道原來他們也是外州來的。雖然我們平常溝通有些許障礙,但是此時我覺得「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」這句話是不論種族語言文化都不變的真理。現在這家店從地圖上看起來還在。

講到這裡,我發現一天下來值得記錄的事好像都跟吃有關,其實,也有跟吃比較無關的事。五月到八月,是實習生人數最多的時候,為了讓實習生有工作之餘的不同的體驗,公司辦了一些活動,例如打電動、看電影、賞鯨等等。我記得我看了二部電影,都是當年的熱門強檔片,一名年輕的研究員帶著一票實習生搭地鐵到電影院,除了招待門票外,每個人還可以消費 10 塊錢以內買飲料和爆米花。那個爆米花我還有印象,倒是看什麼片有些記不清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雜文散記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