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位時代下的教育2

上一篇文章談到,數位時代下的教育,老師最大的價值是教學生「從 Google 得不到的事」。我們可以想想,什麼是「從 Google 得不到的事」?

比方說,「創新的能力」是從 Google 得不到的事。周杰倫創作出一首首好聽的歌曲,Google 沒有辦法代勞。科技可以幫忙混音、錄音、以及所有的製作工程相關的事,甚至是編曲,但這都是工程層面的事,電腦無法取代作曲家創作出感動作曲家本人的歌曲,並期許該創作也能同樣感動別人。Google 無法無中生有發現/發明新東西,它只能幫你搜尋現有的東西。

比方說,「欣賞美的能力」是從 Google 得不到的事。一個人不一定要會樂器,但要有欣賞音樂的能力,一個人不一定要會畫畫,但要有欣賞藝術的能力。藝術和文化的東西,是很深層的東西,是一個社會和個人的根,一個讓人安身立命的東西。那種欣賞的能力、那種感動,Google 無法給你。

比方說,「數理邏輯推演和分析的能力」是從 Google 得不到的事。現在的人工智慧雖然非常進步,可以讓電腦下棋下贏人類最厲害的高手,但是那多半仰賴電腦強大的運算能力,而非邏輯推演、分析、和洞察的能力。這些能力,Google 無法給你。

比方說,「正向的情緒與正面連結過去生活經驗的能力」是從 Google 得不到的事。每個人的行為都受到過去生活經驗的影響,如何將過去的經驗,不論是好的還是不好的,都轉化成正面激勵的能量,提供一個人繼續向前的勇氣,顯然是 Google 難以回答的問題。

另外,還有如「善良」「熱忱」「寬容」「體貼」….. 等等太多太多的特質,都是從 Google 得不到的事。

這些都可以是數位時代下的教育方向。只是,這些東西容易培養、好教嗎?很難,但這也正是教育的重責大任與教師的價值所在,不是嗎?

前幾天帶兒子去逛台北玩具大展,現場展售一些幼兒智能發展的教材,我們坐下來玩了一會兒,兒子開開心心地玩他的,我們也試玩一些益智遊戲,例如用六片不同顏色形狀的東西,在二維或三維空間上堆疊出某種形狀。並不是每個都很顯而易見,但也增加了許多樂趣。我發現,我們可以從空間、角度、形狀等線索在腦中「看」(推敲)出可能的答案。像這些能力是怎麼得來的?顯然,Google 無法複製給你。

上次帶兒子到附近的學校吹泡泡,正好學校在辦一個心算珠算的比賽(或檢定),有非常多的家長帶小孩子參加,可以想見有非常多的小朋友在學習心算或珠算。我不是專家,我不知道心算的訓練是否有助於智能發展,但是如果訓練的重點是「背誦公式」「重覆演練」,我認為幫助不大。許多人小時候都學過一個計算技巧,要知道 85 * 85 = ? 的答案,只要把 8 * 9 = 72 放在千位數和百位數,再把 5 * 5 = 25 放在十位數和個位數,即得到答案 (7225)。如果是 65 * 65,可如法炮製得到答案 4225,以此類推。與其教孩子背誦這樣的技巧,不如跟他一起思考,這樣的速算法是怎麼得來的?為什麼會「這麼剛好」?一起思考的結果會發現:

85 * 85 = (80+5) * (90-5) = 80*90 + 10*5 – 5*5 = 80*90 + 25 = 7225

原來是這麼來的!其實很簡單,不是嗎?更進一步,可以問問孩子,你能不能試著在其他類似的簡單運算下,找出速算方法?公式可以在 Google 查到,但是自己推敲、發現公式的能力是 Google 無法給你的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百年樹人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