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英文單字的好方法?

最近在雜誌封面看到一則廣告,標榜輕鬆背英文單字,方法是把每個英文單字搭配中文諧音,並賦予諧音和英文單字字意一個情境和圖像。例如 cheer,諧音「企鵝」,字意「歡呼」,情境為「企鵝的表演讓觀眾歡呼叫好」;idol,諧音「愛抖」,字意「偶像」,情境為「動感偶像唱歌愛抖腳」。

這種把戲其實也不是新的,侯文詠先生在「不乖」一書裡就提到他國高中的英文老師這麼教他們背 phenomenon 這個單字:把 p 改成 s,再分段就變成 she-no-men-on(她沒人上)。很快就記得這個字了,不是嗎?

事實上,這種方法,除了好笑、好玩、可以讓商人發揮類似「腦筋急轉彎」和「白痴造句法」的小天才,存在著相當多的問題。

第一,上面舉的這二個例子 (cheer 和 idol),都是非常簡單的字,實在沒有必要邏輯多繞一個彎再去「記」一個情境。那如果是「比較難」的字呢?一個「比較難」的字,如果常常用、常常看到,就會變得「不難」,所以關鍵仍在於有沒有把英文運用到閱讀和生活經驗中。

第二,cheer 與企鵝毫無關係。你如果問一個美國小孩「When you think of ‘cheer’, do you think of ‘penguin’?」他一定覺得莫名其妙「No. Why?」。這樣的連結已經與語言學習完全背道而馳。

第三,英文字一字可有多義,如果每個字倚賴一種情境連結來記憶,不可能學好該字的各種意義,更遑論用法。不會用法,光背單字,是不會講英文的。

第四,倚賴諧音記憶,英文發音會非常不標準。許多英文字的發音沒有相對應的中文,反之亦然。比方中文字「子」,最接近的英文是 z 或 zi,但都不完全一樣(後者即為一般拼音所使用)。即便是中文的「定」和英文的 dean,發音也不完全一樣。又例如英文字尾的氣音,如 Jeep、tank 等,中文裡是沒有字尾的氣音的。回到 cheer 這個例子,如果發音跟「企鵝」差不多,那真是得不償失。

事實上,背單字最有效的方法,也是賴世雄老師一再強調的,是「背單字時同時背以該字所造的一個完整句子」。可惜,這種最好的方法是沒有商業價值的,因為句子去辭典找就有了。

把一個新的語言投射到一個熟悉的語言是人性,並不令人意外,至於這樣做對學習新的語言是否有幫助,自己擦亮眼睛囉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百年樹人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