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World Is Fast

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Thomas Friedman,2005 年在他的暢銷書裡說 “The world is flat”(也是書名),近十年過後,現在他說 “The world is fast”。或許另一種比較東方的說法,是「現在是戰國時代」。

Friedman 指出,The world is fast 的原因來自三股力量,也就是市場(market)、大自然(Mother Nature)和摩爾定律(Moore’s Law),都出現了爆炸性的指數成長。當數字還小的時候,每一次的指數成長幅度不大( 例如 1, 2, 4, 8, 16, … 指數成長,從2到4只進展2的幅度,從4到8只進展4的幅度),但是當數字變大的時候,成長的幅度就非常驚人(例如從1024到2048進展了1024的幅度)。現在各領域的大幅躍進,世界變得非常非常的快,正是進入了下半場的指數效應。

在學術界,也很能感受這種戰國時代、百家爭鳴的氛圍。過去某一個領域裡研究的人就少數幾個,大家都知道,現在任何領域投入的人都很多,稀釋分散效應下,要突出就很難。

當你無法讓別人透過你的論文認識你的名字,進而認識你,就只好用別的方法讓別人認識你,例如社交、參與會議等。當很多人都認識你,就代表你的研究做得不錯,你可能因此得到一些獎項的肯定,反正別人也不管你是用什麼方法讓別人認識你的。

不論你喜歡或不喜歡,「很多、很快、很吵(每個人都可以上網發表自己的意見)、很浮(躁)」,就是這個時代的特色。

最近審稿一篇投到頂尖期刊的論文,作者來自美國一間頂尖大學,最後一位作者也是該領域的知名教授。這篇論文寫得非常糟糕,邏輯雜亂無章,符號定義混亂,貢獻薄弱,多位審稿員都給類似的評價。姑且不論學生如何,顯然這名最後一位作者並沒有仔細看這篇論文,很可能根本沒看,因為沒時間看,在這個「很多、很快、很吵、很浮」的時代,大概也沒什麼好意外的。

但是這可苦了審稿員,審稿這樣的論文,不是一種學習,是一種折磨,因為你要批評,還得找出正當的理由、明確的證據,所以還是得細看,這就是一種折磨。於是現在審稿的意願愈來愈低。

在這樣的時代,該如何自處?該用什麼樣的心態面對?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雜文散記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