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籍聘雇

記錄一下到目前為止,與國際研究人才合作/聘雇一路走來跌跌撞撞的經歷,雖然不甚成功,但或也有些參考價值吧。

在台灣研究人才愈來愈供需不平衡之下,許多人建議「找外籍學生、聘外籍人士」,我自己在二年多前就開始朝這方向努力。但話說回來,我認為「找外籍學生、聘外籍人士」不應是台灣教育界與學界的替代方案,應該在改善台灣扭曲的結構(教育與產業)及其他方面下功夫,才是根本之道。

二年多以來,我在美國的求職網站張貼徵才訊息,以前自己用過這些網站,對其甚為熟悉。張貼後,申請者眾,然文件審查後就刷掉了一大半,剩下仍有興趣者,約時間 Skype 聊聊(少說也聊過十幾位),聊完後再刷掉一半,整體來說,素質普通。給過一些聘約,有的人因有其他選擇放棄,有的人接受聘約卻因某些因素無法如期應聘。

以下分享幾個實際的例子,把它記錄下來,是希望這些經驗可做為未來其他人聘雇外籍人士之他山之石,有些心裡準備,也較能從容應付。

A 博士,印度人,印度知名大學博士畢業,在他找到我的時候,尚未畢業,但預期半年內可畢業(此事後來居然拖了近二年,原因是系上及論文審查員的效率奇低,大概跟 bureaucracy 有點關吧)。由於預期不久畢業,於是我評估可以申請「院方博士後 (postdoc)」(這是一個由中研院院方提供二年獎學金的全職工作,老師自己不需要出錢,但要在起聘日前拿到博士畢業證書並來台任職,否則視同放棄),申請結果出來,在那屆 A 博士拿到了備取第六,後來備取遞補到第四或第五(我會知道是因為我的同事的一名人選以備取第四遞補上,並到院任職),與 A 博士擦肩而過,然而當時 A 博士仍未如預期拿到博士學位,因此就算遞補上也是枉然。經過此事,A 博士對於其畢業時程仍然深具信心,不顧我一再強調若有不確定性,建議不要再冒然申請「院方博士後」,以免白費功夫,再次保證學位一定會在起聘日前拿到,堅持再申請一次,我顯然是個好說話的人,於是就跟他再申請一次(每次申請,除了申請人要準備文件,我也必須準備許多文件),結果出來,落榜,重點是,就算榜上有名也是白忙一場,因為他仍然尚未拿到博士學位。

A 博士在這一二年期間,除了與我申請「院方博士後」,也與我遠距合作一個小題目,弄了一陣子,寫了一些東西,在準備投稿時,我評估這個東西的貢獻、水平都離長篇期刊有很大的距離,不建議投長篇期刊。但 A 博士大概一向對他的東西(以及個人)很有信心,認為值得一試。多說無益,於是如此投稿。三個月後,論文被拒,審查意見有提到貢獻不足。本以為到此為止,但審查的三個月中 A 博士又有一點新的東西,看看審查意見,覺得若加入這些新的東西,增加一些貢獻,或有機會。當主要(第一)作者有此堅持,我們也不好說什麼,於是又花了一番功夫,寫好了審查意見回覆(point-by-point response),修改好了論文,重投到同一個期刊。又過了三個月,論文被拒,而且拒得更堅決、更明確,而我覺得審查意見是中肯的。

繞了一大圈回到原點,已是八九個月之後。A 博士跟我說,「當初張博士你說的這篇論文的弱點,都在審查中被提出來,也是論文被拒的關鍵」,言下之意應該早點聽我的意見。但有些事爭論無益,some lesson unfortunately has to be learned the hard way. 只是在投稿過程中,為了寫出一個像樣的審查意見回覆和修改好的論文,著實花了我不少時間,但卻像做了一個連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的投資。

所幸後來我們把約二頁左右的核心內容寫成短篇期刊並投稿,後來順利被接受了,一年多來投注的時間精力,總算沒有完全白費。但後來他畢業後仍想找我做博士後,我已不打算聘他了。

B 博士,印度人,加拿大知名大學博士畢業。她找到我的時候,預計不久畢業(後來也如期畢業),條件不錯,有幾篇 Transactions 等級期刊論文發表,我決定聘她,她也決定接受聘約,同時她也與我申請「院方博士後」,三個月後得知,拿到「院方博士後」正取,本是一大好消息,但約略同時,她告知剛得知懷孕,由於身體的狀況以及醫生的建議,將無法如期來台應聘,不但已寄給她的簽證文件形同作廢,「院方博士後」獎學金也必須放棄。又是白忙一場。

這二位人選(A 博士和 B 博士),我都已請人事及院方發函寄出辦理簽證文件,卻都在後來有了變數,而沒有實際使用,對於辦事人員我深感抱歉,然這也非在我掌握之中。

在這期間,我跟 B 博士遠距合作一個小東西,算是她博士題目的延伸。其中一篇草稿,我看到一個數學推導,我蠻確定那是錯的,雖然不是很明顯的錯,但是卻攸關後續推導是否成立,甚至整篇論文是否成立。我告知她那是錯的,沒想到她相當堅持是對的,於是花了一番功夫(要寫出足以說服人的 argument 還頂花時間的),過程中她仍然堅持提出一些 special case 證明自己的推導是成立的,可惜那也就只是 special case 而已。最後終於雙方有了共識,但我一點也沒有「勝利」的欣喜,只覺得好累,況且這篇論文其他部分我已花了時間修改,但目前也只好暫時擱置。

除了以上二位,目前還有 C 博士(遠距)和 D 博士生(台灣國際生學程,TIGP)二位外籍人士在「現在進行式」中,會如何發展還未知。

這些經驗,告訴我幾件事:

1. 外籍聘雇,有優點,也有缺點。離鄉背井,遠到而來,工作上可能比較有動機,是優點;要出國,要辦繁複的手續,有較高的變數與複雜性,文化與語言的差異,討論的便利性、親切感不如台灣學生,是缺點。有些人主張,既然台灣現在沒人要念博士,沒人要做研究,就找外國人吧,這樣的直線式思考還不如好好思考怎麼把台灣扭曲的教育結構(都沒有人要念博士是違反常態分佈的)修正。把「外籍聘雇」當萬靈丹,是天真的想法。

2. 會到台灣念書、工作的學生,以來自亞洲、非洲為大宗,歐美為少數,大部分的人的母語亦非英語,溝通上、討論上,雙方難免都打了折扣。即便有些國家的官方語言(之一)是英文(例如印度、新加坡),但這不代表他們的英文寫作的水平就足以輕鬆勝任學術論文的寫作。事實上,即使是英文為母語的人,也需要學寫作,就像中文母語的人,也不是每個人都會用中文寫作文、做詩詞。

3. 來自同一個國家的人,有些文化上的共通性,和共同的特質和習慣,必須了解後、把自己的「頻寬」放寬些,才能合作愉快(這其實不容易做)。我很好奇,別的國家的人會怎麼看台灣人共同的特質(if any)?是正面的、還是負面的居多?

4. 一個博士後(postdoc)未必比一個碩士級助理有更好的表現,ego, arrogance, overconfidence, weariness(彈性疲乏)都是阻礙進步的原因。

5. 一個國家的知名學校的畢業生,不代表就是品質保證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學研究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